您当前的位置:首页资讯纺织正文

倒闭潮接踵而来 谁来输血中小服装企业?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6-11-21 浏览次数:85
  在通胀高涨、经济预期下行的危机之时,通过大规模的减税应对企业经营状况的恶化,是大多数国家普遍采取的一种手段。
  
  倒闭潮来袭?
  
  6月1日,儿童节,但东莞市定佳针织服装有限公司的员工们可能没有心情陪自己的子女过节,因为他们突然失业了。
  
  这天早上,一切都再正常不过,然而等他们下午要上班时,车间已经有人把守,说不上班了。随后,大大小小的供货商也涌向工厂,至少有80部车将厂区围得水泄不通。老板韩浩林却没出现。他们意识到,这个办厂20多年,有自己的土地和厂房的相对“稳定”的老板,拖欠着3000多万供货商的货款和工人5月份的上百万工资“失踪”了。
  
  相比之下,温州的江南皮革有限公司的300多名员工还算幸运,起码他们拿到了工资。江南皮革是温州市龙湾区的一家知名企业。4月5日,清明节,江南皮革放假一天。次日,原本应正常上班,但员工却被告知假期继续。这个假期一直持续到了现在。好在,在相关政府部门的调节下,该公司一股东垫付了员工的工资。
  
  猝死的企业不止这两家。在江南皮革后不久,当地餐饮连锁品牌波特曼、港尚记的老板严勤为夫妇的手机也突然打不通了。再后来,老牌企业三旗集团也传出即将倒闭的信息。6月中旬,浙江天石电子有限公司的老板叶建乐又忽然出走。最近的是,7月13日,东莞素艺玩具有限公司的老板在运走大约5个集装箱的货物后也“神秘失踪”。
  
  一个是中国制造业重镇,一个是中国民营经济符号,东莞与温州两地近期接连出现的中小企业倒闭现象挑起了众人的神经。于是,“温州企业倒闭潮”、“东莞现倒闭潮”等消息不胫而走,跃然纸端。
  
  广州市康乐村腾飞制衣厂老板陈波对这类消息并不感到意外。陈波的工厂规模不大,他告诉记者,他经营的工厂正面临“左右为难”的境地。一方面,受人民币汇率波动影响,工厂不敢接数额较大的外单;另一方面,原材料、人工费用、水电等价格也在涨,不断挤压着利润空间。
  
  深圳罗湖区坳下村一个从事服装加工的企业老板对人工费用的上涨更加敏感,“原来一个人月薪千把块钱,现在一般都要在2000以上,有些熟练工种的师傅甚至高到四五千块。”
  
  员工工资上涨才刚刚开始。人保部近期向公众表达了5年内实现工资翻番,未来5年工资每年增长13%的决心。但即使工资涨得再高,中小企业也面临着“无米下锅”的窘境。
  
  在温州工业园内,多数企业门口都常年挂着招聘信息,“急聘”字样写得很大。夏梦意杰服饰有限公司人事经理刘峥介绍,尽管今年工人工资比去年同期增长20%左右,但还有10%的用工缺口。根据温州市经济贸易委员会的监测调查,在温州的855家企业中,有74.5%的企业表示用工较缺,比去年同期提高了14个百分点。
  
  除了这些,汇率涨、电荒、钱荒也炙烤着中小企业主,重压之下,一些企业主开始涉足其他行业,坚守本行的本就没多大信心,而接二连三的倒闭潮传言让他们更加失落。
  
  为避免恐慌蔓延,相关方面对“倒闭潮”予以了澄清。东莞市中小企业局局长黄怡认为,媒体报道一些玩具企业和纺织企业倒闭只是个别现象。
  
  而温州方面调查则显示,江南皮革猝死的原因是老板黄鹤赌博“输掉几个亿”;波特曼主要是因为决策失误和经营不善;而乐清三旗集团虽然陷入“债务危机”,但仍在生产。此三家企业问题由来已久,并不是今年突然倒闭的。温州市工商行政管理局统计数据显示,一季度末,全市私营企业注销户数534家,同比减少14.56%。但是,全市在册私营企业7.32万户,再创历史新高。
  
  在7月21日举行的上半年工业形势新闻发布会上,工信部党组成员、新闻发言人朱宏任称,“经过调查,可以很负责任地告诉大家,现在没有中小企业扎堆倒闭或者倒闭如潮的这种情况。”但同时他也承认,部分中小企业生存的确非常困难。
  
  根据国家工信部日前出台的统计数据,今年前两个月,规模以上中小企业亏损面达15.8%,同期增长0.3%,亏损额度增长率高达22.3%。而规模以下的小企业,亏损情况可能更加严重。
  
  日前,温州中小企业协会会长周德文用“危在旦夕”来形容现时中小企业的现状,他认为,“如果政府再不出手相救,今年下半年,国内存量中小企业中的40%将会半停产、停产甚至倒闭。”全国工商联第一副主席全哲洙预测,估计8月份左右就有一批企业开始死去。
  
  谁来输血中小企业
  
  近日,广州荔湾区上下九步行街一带惊现“1元服装”,对此相关人士表示,这种情况过去只在2008年金融危机的时候发生过,企业之所以把衣服当布卖,就是为了增加一些现金流。
  
  事实上,资金短缺往往是压垮中小企业的最后一根稻草。相关信息表明,这几家企业倒闭的直接原因都是资金链条的断裂。
  
  各种成本的不断上涨,让许多中小企业更加渴求信贷资金,然而,逐步收紧的银根却让这些企业的资金链开始紧绷。
  
  中国人民银行温州中心支行最新数据显示,1-3月温州新增贷款投放总额为238.28亿元,仅相当于去年同期投放量的66.5%。贷不到款的企业只能将目光转向民间借贷,导致民间借贷的利率水涨船高。
  
  3月末,温州民间借贷市场综合利率水平为24.81%,折合月息超过2分。今年1-3月的利率分别为23.01%、24.14%和24.81%,呈逐步走高的态势。
  
  温州中小企业促进会会长周德文忧心忡忡。“如果银根继续收紧,会有很多中小企业出现资金链紧张的问题。”
  
  然而现实的情况是,多数中小企业根本无法从银行获得贷款,中小企业融资难一直是悬而未决的问题。
  
  对此,有声音认为,政府应该消除对民间金融的歧视,逐步开放民间借贷,以疏代堵,将其引向缺钱的中小企业。“民间金融容易同‘高利贷’、‘非法集资’挂钩,这一直是极为敏感的问题,但如果民间借贷的利率放开了,中小企业借贷的成本就不会像现在这么高。”
  
  而另一种声音,则呼吁政府为中小企业减税。
  
  财政部日前发布数据称,上半年全国税收收入50028.43亿元,同比增长29.6%,而按可比价格计算,GDP的同比增长仅为9.6%。其中,中小企业对税收的贡献高达50%。这意味着通过税收,中小企业的利润进一步被压缩。
  
  有企业主诉苦说,“政府征收6个点的国税,2.5个点的地税,如果你开个批发点,你还要交4个点的销售税,加起来就已经是12.5,虽然不可能足额征收,但如果真正足额征收,大家都不要活命了,这还不算吃拿卡要。”
  
  事实上,在通胀高涨、经济预期下行的危机之时,通过大规模的减税应对企业经营状况的恶化,是大多数国家普遍采取的一种手段,而我国自2008年以来还未曾出台过普惠的大规模减税方案。因为中国现行税制的约束,地方政府并无税制的决定权。税收减免应该是一项普惠的政策,但在现实的操作层面上,大多是出台一些细小的补充规定,修修补补,并不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
  

“如果发现本网站发布的资讯影响到您的版权,可以联系本站!同时欢迎来本站投稿!

0条 [查看全部]  相关评论